My Own Private Havana/Part 2


文:周游   圖:周游、Topaz Leung

DSC_2980

Tania 的愁眉
旅遊巴士駛出了夏灣拿,城外的公路兩旁忽然寬敞,連綿的棕櫚樹大葉在田間招搖,雲湧一瞬間,天地便雨濛濛。

我便在背包里掏出媚行者,與黄碧雲在時空交錯中同看古巴,當年半夜在旅店門給敲了,她便收拾了衣服和証件跟導遊往友誼酒店登記,導遊每天問妳今天想看甚麽,好熱我想去海灘游泳,黄碧雲答,然後車子便開到革命博物館諸如此類。指定的自由也是一片空間,旅遊巴士停在公路餐廳,司機吃三文治、遊客吃三文治、我 點了Ciego Montero可樂,古巴出品,到處有售,到處只售。沒有多餘選擇紛擾時,原來人會好輕鬆。

DSC_0227

DSC_0030

黃碧雲問人:Tania在哪裹?哲古華拉的革命女同志,在深山營地負責組織運輸和補給,一對眉又濃又粗,照片里都沒笑,和哲古華拉並肩多年,一身泥綠軍 服,頭上的扁帽跟哲的,都一樣。橫豎看她和他可以是毛和江,甚至是畢比特和安祖蓮娜,並肩的為理想奮鬥。可是我想,革命本身巳經夠浪漫了,又或是夠繁忙 了,哪里還容得下愛情? 夏灣拿的革命博物館有超過一百多個展覧室,看得人頭昏,在卡斯特羅、哲古華拉、荷西馬地等國家英雄影像之間,我也在找尋Tania的影踪。

DSC_3137

旅遊巴士目的地Vinales, 從半山遙覽古巴島嶼西面的盤谷山景,啊遠遠的那座高高的像立方體的,不就是象拔山嗎? 大夥兒都在卡察卡察,捕捉完到此一遊便到那邊半山咖啡座買凍飲。另一端大亭下紀念品攤檔,有古巴人賣從工場偷運出來的古巴雪茄,還有貝殼和黑豆項鏈、哲古華拉T恤和襟章、手製木搖鼓和豆鼓,然後我在一桌滿是舊書當中,看見一張愁臉上印了一個名字:Tania。

她是在森林游擊戰時被殺的,他是一九六七年在波利維亞被幽禁時給CIA鎗斃的,Tania和哲古華拉, 最終在天國繼續並肩。

tania

* 刊登於6月26日香港《信報LifeStyle Journal優雅生活》
/待續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