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早流流


晨早流流送兩小鬼上學,回程時聽到以下對話:

A:那你爸媽已離婚?
B:是啊,爸爸的新女友叫Malin。

若然我不是跟她們擦身而過,從她倆的表情和語調,對話可以是這樣的:
A:有否看Malin 個post?
B:有呀!她的橙色指甲油蠻cool 的!

最多九歲罷她們倆,談起爸媽分離居然如斯閒話家常,是我老套,總認為小孩是受害者,錯過了時下的單親家庭大趨勢,子女有兩對父母、兩處住家、三四個half兄弟姊妹,而生活依然向前。

其實瑞典政府機關一切有關兒童的資訊:例如入學申請表格、父母有薪假期等等, 早已設了一欄「監護權是否平分」。

記得方芳曾告訴我:Alexandra 有兩個mamma, 兩個pappa! 五歲的Alexandra 同時上兩家幼稚園,每兩周搬一次家,車程五小時。我一廂情願覺得Alexandra可憐,但真相或許是,家庭架構今時不同往日,許多決定分道揚鑣的成年人將事情處理得有紋有路,令孩子極速成長兼學會接受,想深一層,也不壞。

早前報紙做單親家庭專題,角度是正面的,那位三十歲的年輕爸爸說,兒子跟她媽住的兩星期,他便利用時間做運動、見朋友,生活更平衡滿足。不但與兒子、連前妻的關係也改善了。

上一代的父母總為大局著想,寧願死忍,了然便一生。我所屬一代精神分裂,諸多藉口,得個講字。方芳長大的將來,家庭的意義會是如何,我好想知,只要不是違心的決定, 我一定支持。

我的觀察告訴我, 做人最起碼要懂得自愛,才有真正愛人的能量。

5 thoughts on “晨早流流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