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光。於是有生命


ENLIGHTENMENT
有了光。於是有生命

文:周游

科學家說光是生命的維他命,作家詩人說生命之光叫人感動,北歐人說先請大放光明,我們才有資格談生命。

北歐和太陽的距離,在秋冬時份叫做天涯海角,在斯德哥爾摩早上七時半出門上班去,太陽呢?還未起來哩。街燈還亮著,天空漆黑如夜半,要求行人的面容朝氣勃勃簡直就是不人道。早上八時,太陽陰陰的在水平線一端亮出了半邊相,冷漠而無話,一如所有冬天的瑞典人。中午時份,太陽蟻窩在水平線以北十度左右,無神無氣不情不願,有時索性一臉灰,有如喝了第三杯咖啡還在叫累的瑞典人。下午三時,太陽捱不住了,忽然趕忙下班,在水平線另一端活埋,黑暗籠罩北歐,the dark force is back!

一年里面有半年時間幾乎和天然光絕交的生活,是會令人發狂的,包括我。每年十月左右開始,都有幾十萬瑞典人患上秋天抑鬱症,被強大的黑洞吸入無底深潭,天天和同事、鄰居、幼兒園教師交換同一句話:今天黑透了!香港女仕為美白而見光死,瑞典人為吸索陽光會不惜一切,例如在每年最黑暗的十一月,舉家飛往泰國或地中海狂曬七天;又如在太陽突然心情漂亮的周五下午,人人都提早下班回家弄一餐美味的和家人聚歡(包括老闆),慶祝渡過了又一個天昏地暗的星期。

我想你是明白我的意思了,明白到你的光和我的光,意義可其南轅北轍。於是每年秋天開始,瑞典人便湧到IKEA 採購客廳座地燈、飯桌吊燈、厨房射燈、睡房夜燈(白天用)、工作枱燈、走廊牆燈、窗台掛燈、室內植物明燈、書櫃衣櫃儲物櫃上下左右大小光燈、以及各式各樣的蠟燭和蠟燭台;然後再到龐大的室內園藝店, 將最綠最花最鮮最揚的各款室內盆栽運載回家,與亮通一屋的明燈携手合作,為家中頹喪的父母子女連寵物打氧氣渡寒冬。

所以瑞典設計師Alexander Lervik 將年初在Northern Light Fair的展覽命名為Enlightenment,是切切實實的生活需要、生命渴求。他跑到醫院將自己的腦袋跟脊骨形態立體素描出來,然後覆製成枱燈。又 替哥德堡club內的洗手間設計閃燈門,有人在內手柄跟整度門便亮起紅燈,空置的話全扇門便轉為綠燈;還有還有,發光的韆鞦、發光的樹,和發光的一整個燈 罩等等好玩而且超現實味濃之作品,好像在向昏沈的瑞典冬天大叫:快快起來一同驅趕黑暗!

到了夏天便是天堂日子,六月份的日光映照到子夜時份,在瑞典北部更是整天一片光明,世界許多角落的人總是好奇問道:「外面那麼光,怎能入睡呢?」 對瑞典人來說,整個世界只有蔚藍無雲的睛空、翠綠無邊的森林、野花的奇異色彩、大城市、小镇和鄉間裏一張又一張微笑的臉;全個瑞典都甦醒過來,沒法子,餓了太陽實在太久了。陽光燦爛的夏日,無風但清爽,商店都是空空的,水邊湖邊河邊海邊、岸上石上草上船上,都佈滿着悠然自得的人們,瑞典的生命,便一下子亮燃起來了。

/刊登於中國雜誌<新視綫>六月號: LIFEXPERIENCE 瑞典專輯<綠色方舟從北方起航>。

2 thoughts on “有了光。於是有生命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