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書

周六早上我們散步去,在公園坐下來,臉朝向太陽,孩子玩氹氹轉,舊式的,開揚的,可以旋轉至頭暈的那種。我說這倒是在瑞典見到的第一個,雖然和我小時候摩士公園那個的規模沒法比下去,你說孩提時也玩這個,後來不知它們是誰開始覺得危險,一個一個給拆掉了,整個瑞典的氹氹轉。唔,那些殘骸,應該堆在某處,應該不難找,不如找一個放在花園,你說。

你說我非常的喜歡你,你是知道的,而我希望你更滿足快樂,更覺得我做的都是為我們的最好。我說我坦白並一直堅持這樣下去,是為我自己的忠誠,也是為着兩個人之間的最真摯。

今年八月,會是我們結婚十周年紀念,認識十三年了。每隔一段時間,我們便自自然的談着這些沒實在結論的事情,兩個人的感,兩個人的情。大都是我人本直言得有時如箭,令本性溫純的他給刺着了,有時痛,有時明白。

是我來自一個情感都趨向欲言又止的時代、背景,我總是說,小時就從沒見過爸媽摟着親嘴,身邊的人都擅長把豐盛如木棉花的感情暗暗壓在心底。

我的熱情彷彿都在方芳出世的八年前傾注盡了,然後一江母親的愛和力,只道向兩個新生命無底的付,就這樣,給最重要那位的一觸一倚,慢慢褪去。

大大的太陽下你淡淡的說着,猶如天空中那一隻展翅的鷹,終於累了。

彼彼皆是並不等於那是好的,愛人一對是要時刻灌溉的。你的心一如以往,你的人一貫始終。

大樹搖曳、草地盛載蛋黃色的野菊花、氹氹轉沒有把時光停留。我知道細水長流不只是最美的歌詞,我知道天到荒海到盡你依然會從一而終。

我當緊緊記着,吃飯的時候一觸,路過的當兒一吻,你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